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 
 
 
 
首页|集团概况|新闻中心|党建工作|安全生产|人力资源|职工之家|共青团|党风廉政|安全心智|陶山警风|回音壁|权属单位
当前位置: 首页>>矿工文苑>>正文
在矿区过年
2018年02月09日 张修东    (点击: )
[字号: ]
    屈指算来,我从1981年参加煤矿工作以来,在矿区已经度过了36个年。 
  往事如烟,这36个年,几多欢喜几多愁,多为兴奋少担忧。感慨身边的变化:大人们鬓染白发,小孩子们蹿个长成,家家拥有了温暖的小巢,人人拥有了得体的工作,煤矿形势企稳,购房、退休、读研、就职……一切的一切都顺理成章。 
  在矿区过年,更让我觉得,年,就是个黏,每个人为了生计、为了家庭生活条件改善、为了自身价值实现,年内都忙忙碌碌的,只有到了年,才暂时放下手中的活儿,喘一口柔气,过一下慢生活,和家人黏在一起,吃喝说笑,深层交流,亲上加亲,感受年的美好。感受年的味道,大人们觉得一家人团聚了,即使有点沸沸扬扬,但也心花怒放;即使不愿过年,岁日渐长,但也难得高兴。最高兴的是孩子们,我家的三个叔伯姐弟,平时都在微信群交流,无话不拉,到了年,更是珍惜这有限的在一起的时光。前几年他们还小,我和弟弟为他们买上几挂鞭炮几盒礼花几袋摔爆仗,陪他们到社区外的空地听听响声,打打雪仗,就恣得前仰后合。 
  可这几年不同了,孩子们凑在一块,叽叽喳喳,咬耳厮磨,说的什么悄悄话儿,听不懂闻不见,只有那笑声,传入耳畔,才使我的心情受到感染。一定的,几个孩子吃完饭,就在叽咕商议,去哪里看,看什么,手机淘宝买上票,三个孩子约伙同学好友一溜烟坐上公交车,去城里看电影了。 
  每逢过年,最操心的仍是母亲,老人家总是怕我们捞不着好吃的,也总是提前采购鱼虾佳肴,尽管我们弟兄一再嘱咐妈妈:过年初二市场上什么都有卖的,还是没能影响到妈妈的采购欲,进一步讲,那妈妈又是为了谁呢?怕过穷年,穷怕过年,怕过年关,过年似坎,在妈妈的心里,过去的年是留下了深深烙印的:年关将至,在矿山上班的爸爸因为保勤不能回家过年,又捎不回家里过年所需的钱,着急的妈妈只能暗地里抹泪。大年二十九,如果同族大爷家杀了一头猪,买回些猪肉,就算是过了个好年。猪肉在炉子上文火慢炖,那肉香能飘老远,能留在屋子里很久…… 
  在矿区过年,最喜欢看的还是满街的大红灯笼,女孩头上的小红帽,家门口的大红对联……大红灯笼高高挂,预示着红红火火的一年开始了,既是总结又是启程;小红帽,展示着鸿运当头,既是满足又是期许;大红对联,张扬着笑脸,说着一家人的心里话,表情飞扬。还有,这个时间段,原来的同事回矿山看望父母,打工的好友回矿山看看变化,免不了推杯换盏。朦胧醉态,暖心耳语,即使过完年好久了,这些影像还在脑际转悠,心里还热热的。总觉得这年好快呀,快得像一阵风从指间流走、像白马过隙般飞走。 
  在矿区过年,总也忘不了乡愁,忘不了家乡的亲人。原来父亲健在时,老家莱芜的哥们要把电话打到座机上,问候老人,听声不见影,已经很知足了。 
  这几年,弟兄过得舒心了,日子过得红火了,大年三十,通过视频聊天,相互问候,听声又见影,好像我的身边就坐着老家的兄弟姐妹,这世界,这年,变化太快,简直有点应接不暇。这样子,在老家过年,和在矿区过年,又有啥两样呢? 
  母亲在矿区,兄弟姊妹家人孩子在矿区,看来,今年还得在矿区过第37个年。
上一条:走进梦想生长的春天
下一条:【征文】我的富足美丽幸福家园梦
关闭窗口
 
热点文章  
 
相关文章 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 
版权所有:韩国1.5分彩
内容维护:韩国1.5分彩党委宣传部
鲁ICP备09073821号
您好!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人!